跑步

无上鼎炉 第二百零一章 白雪莹的羞涩

2020-01-16 23:52: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上鼎炉 第二百零一章 白雪莹的羞涩

他不是炼丹师,治毒伤的唯一办法就是用元气侵入病人的体内,查明后再对症下药。

白雪莹手腕肌肤的细腻柔滑有些出呼墨尘的预料,只是细腻就细腻,原本他也不会去多在意,毕竟轻儿跟柔儿的那细腻的肌肤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他手指刚是按上去,与那细腻柔滑才是刚接触到。白雪莹突然莫名的全身一阵突兀的娇颤,让原本心神还没有彻底安定下来的墨尘,也是一惊的抬起眼眸。

“什么情况,难道是毒发,不会那么巧!”墨尘心中念头连继闪过。

明晃的火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女孩突然微垂下去的秀颈上,泛起一屋粉嫩的晕红,细长的柳眉契起,润唇轻咬间满是女孩正努力按制的“羞涩!”

没错,就是羞涩!这小女儿态的样子墨尘在柔儿跟轻儿身上都是看到过,决对不假。

“这……?”墨尘有些不知所措,众目睽睽之下本公子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一时间不知道手是收回来好还是不收。

这时,原本已经晕晕欲睡的千琴小妞不知怎么的就精神了过来,见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好巧不巧的5□dǐng5□diǎn5□小5□説,看到白雪莹垂头羞涩的样子,再看墨尘按在女孩手腕上的动作,突是啊的一声大叫。

墨尘几人一惊,就连前一秒还垂头羞颤的也是身体莫名的抖了一下,但千琴这小妞子明显就没看到,她几步绕过火堆,发饰叮铛脆响间坐到了白雪莹的一旁,抬起那婴儿肥的脸蛋对墨尘露出狡诈的笑道“嘿嘿,墨尘你这个坏蛋,居然敢摸雪莹姐姐的手,知道不知道你已经成为这个大陆上第一个摸到雪莹女姐手腕的男生,看她害羞成这样,嘿嘿……”

俏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墨尘跟辰逸几人都是瞪大眼珠的不敢相信,或者説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扯到这种问题上面去,我只是治病好不!

“欲加之敢!”墨尘连翻白眼,对面的狂书在抽搐了几下腮帮之后,终于是按耐不住,唯恐天下不乱的脱口一句道“千琴学妹,有些话可不能话説,难道你想让白雪莹以身相许给墨尘,这也太胡扯了!”

墨尘心中一个万马奔腾,差diǎn就没有一口逆血喷出,丫的,人家小女孩什么时候有这个意思了,就算有也没説的那么明显!这混蛋也太能胡扯了,天杀的本公子跟他坐一块算是倒了血霉!

白雪莹在听了千琴的话已经够惊慌,细唇抵在小女孩的耳边碎念的説着些女孩子间的威胁话语。待狂书文野出声,更是清眸冰冷狠狠的瞪向了狂书文野,一股不怒则已,一怒则慎人心肺的冰冷让狂书文野惊惧的抻手将自己的嘴堵住,屁股也是连连向况子书一连移去。

冷眸让让无辜的辰逸和墨尘都是打了个冷颤,对视一眼识趣的没有説话。

“活该……”墨尘心中碎念,便感觉自己手指下的浩腕突是脱去,侧目看向白雪莹,见她已经是站了起来,娇躯合体的白色罗裙落下,更显得女孩高挑玲珑的身材,纤手交结在腹间,脸颊上的娇怒缓缓散去,恢复了一身清冷不可侵犯的高贵气质。

“不治毒伤了吗?”墨尘心中苦笑,也只能无奈的微摇头,被千琴小妞跟狂书两个口无遮拦的活宝説出那番説,故计任何一个女孩都是受不了的。

墨尘这般想,千琴跟狂书几人自然也是认为白雪莹动怒了,罪魁祸首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大错,更是一脸讪讪的不知如何是好。

辰逸也是摇头,虽然他对墨尘能够帮白雪莹治好毒伤不报太大希望,可事情被弄成这般,也不是他想看到了,感觉自己这个领头人应该説diǎn话缓和气氛的话,辰逸嘴刚是张到一半,却是一声轻细纤软的女音先响了起来。

“墨公子,此地不是治病的良处,如若不嫌弃雪莹还请公子到我席帐中,墨公子看如何”女孩声音细腻,带着一丝空灵入耳的轻莹,完全不似前一刻还向狂书文野冲去的冰冷寒气,几人都是一怔,待墨尘明白过来抬头看向女孩时,才是确实这话确实是白雪莹説出来的。

她不是害羞吗?心中犯嘀咕,墨尘脑中完全摸不着头绪,却是瞧白雪莹秋水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细眉微弯如浅月状,淡淡的得体笑容丝毫不容做假,下意识的墨尘就是diǎn了diǎn头。

其他几人也都是愣住了,只是有了上一次狂书文野被投冷目的教训,他们谁也没有敢説话,只是从几人震惊到无法合拢的目光中,墨尘明白白雪莹这次做的事情,定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预料。

何止是大大出乎意料,在他们的所有的认之里,白雪莹让墨尘治毒伤已经算是破天荒了,现在还要邀请对方到席账里,这算是怎么理解呢?

白雪莹见墨尘diǎn头,也是欠眉一笑跟本没有去理会几人的震憾之色,转身就往十几米外的席帐走去。

她这一次突然请墨尘到席帐,别説是惊到了辰逸他们几个,就是她白雪莹自己在转过身背对几人的时候,毅是被自己突然説出的话惊到了,刚刚压下的怪诧之色再次在心中浮起,一抹娇羞染红了脸颊。

娇羞!并不是説她自己已经喜欢上的墨尘,才会表现出如此的小女儿姿态。

与男孩子保持距离,本是她白雪莹平时生活与炼气的要求,也是女孩子固有的矜持,就是跟唇逸几人在一起出任务,那也是明白这几人都对自己没有异性方面的追求后才决定的。

所以千琴説的那句话虽然不合时宜,但却是非常的真实,她白雪莹的手确实没被陌生的男孩触碰过,所以就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被墨尘的手指触碰到她的时候,自怀会表现如此剧烈的反映。

想来真是羞死人了,她白雪莹天之娇女,不管做什么事情又何曾出过这样的丑,那几个人肯定是在笑话哦,哼……。

如果知道事情会如此的羞人,那她白雪莹就是死也不会让墨尘给自己治毒伤的,也不知道之前是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他的帮助。

步履突是有些沉重,想着自己这次做的事情,白雪莹心中就如打翻了五味瓶,至于为什么答应墨尘,现在她想来或许是因为墨尘出现的方式太让人震憾了,这种震憾纵是她白雪莹这天之娇女也不得不承认,在墨尘以一张孤傲单薄的斗缝包裹身体,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时候,女孩骄傲了十七年的心,似乎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缝。

富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明光市人民医院
湖南正规妇科医院
治癫痫病江门哪家医院好
湖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