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牧僵 第九章 与僵同棺

2020-01-17 00:2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牧僵 第九章 与僵同棺

一股阴冷的气息从牧宸胸前弥漫开来,这种阴冷不似冬日里的寒风,也不似天山云雪的那般冰冷,而是来自黄泉九幽……

这种阴冷比寒风阴上百倍,比天山云雪冷上万倍!那是一种连灵魂都能冻到颤抖的阴冷!

阴冷中带着孤独,带着寂寞,带着永恒的凋零。

这是来自天棺的气息!

一口九丈高的青色碧玉石棺立在牧宸身前,封住了飞僵前行的道路。

“吼!”那飞僵吼叫着!颤抖着!他不解!为什么眼前蝼蚁般的血食会有如此可怕的气息!

天棺!那是远古时期用来镇天僵的神物!天僵都能镇得,何况他这头小小的飞僵!

“昨夜小爷可是整夜没睡,翻遍了阿爸书房所有有关天棺的藏书。不然你以为我只是易经境大成的实力就敢只身一人来寻我红昭姐姐?我与你这神智有限的僵尸说这般多干嘛。”牧宸与眼前的飞僵说道片刻又摇了摇头自嘲道。

“吼!——”

“哼!追了小爷这么久现在想跑?晚了!开天棺!”牧宸撇了撇嘴,手中变换着术印,看着想要转身而逃的飞僵冷笑道。这套术印可是他昨晚回了部族之后连夜学会的。

自昨夜看了牧野与那圣教老头大战的过程,又在回去后翻阅藏书知晓了棺灵也未告诉他的一些天棺另类妙用,心中便一直痒痒的,直至此时此刻这眼前的飞僵出现后,他本来心中那模糊的想法此时逐渐明朗化!

在南疆,会炼尸牧僵的武者可是比普通武者占了不小的优势啊!

“嘿嘿嘿……这相当于随影境的飞僵啊!乖乖做小爷武道路途中的护道者吧!”

随着牧宸话音一落,手中术印又开始变化:“天棺镇尸!”

一股巨大的吸力自青玉灵棺而来,那飞僵已经嘶吼着向后而退,可是他却惊恐地发现明明本应后退的身子却不受控制地向前而行!

飞僵挣扎着、嘶吼着、反抗着,却都是徒劳。

“封棺!”

随着牧宸最后一个术印的完成,那飞僵被完全的拖入了青玉灵棺之中,棺盖渐渐地封上……

牧宸靠在玉棺边上,大口地喘着气,已然力竭。

就在棺口封上的那瞬间,几十里之外的密林恶沼中,六个黑衣人正在急速奔走。

突然,为首之人骤然而停,口中喷出一道鲜血,难以置信地看着一个方向,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息,竟一时三刻说不出话来。

“四哥!你怎么了!”身边之人见状,扶住那为首之人的臂膀,惊慌地问道。

噗——又猛然喷出一口鲜血,那为首之人方才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怎么可能,我留在夫诸清扫活口的那头飞僵居然与我断了联系!”

“那头飞僵四哥可是已经炼制十余年,离半步灵尸只有一步之遥了!怎会如此轻易断了联系?”六人中身形最魁梧的大汉诧异道。

“此事甚是怪异,就算那漏之鱼从祸斗搬来了救兵也不可能直接断了我与飞僵的联系,那是我十余年的心血,我必须回去寻个究竟!”为首之人眉头紧锁,神色十分凝重。

“四哥,二哥可是要我们日落之前必须汇合。昨夜我们伤者也不少,毛僵也损失了数十余头,那青僵墨僵之流的更是损失不少......”此时,身处最后的一人提醒道。

“我意已决,我自会小心行事,二哥那边我一力承担,你们五人速去二哥哪里汇合。”为首之人说完,便向着牧宸所在方向而去。

“四哥这具飞僵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罢了,老九,你随我与四哥前去,你们三人前去与二哥汇合。”那身形魁梧的大汉思索片刻,吩咐完,便与另外一人消失在密林中。

……

此时,牧宸可是在玉棺边上足足倚靠了半柱香的时间,方才感到气血有了些许恢复。虽说收了飞僵,但是想要将这家伙乖乖听牧宸的控制,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却是根本办不到。

在南疆,牧僵之术虽说在七十二部族中都有一些典籍存在,可那些真正的高深法门可都是乖乖的放在天地人三城几位大佬的府上。

“算了,来日方长,总会有办法弄到那牧僵的法子。”牧宸这般安慰着自己。

说完,便站起身来,双手成印,准备将九丈天棺化作三寸玉牌然后打道回府。

“嗯?”一套术印下来,那天棺化作六尺半大小之后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了,牧宸一脸诧异,“难道我的术印结错了?”

再次次双手成印,九个术印依次而结,可那天棺还是如先前一般,连一丝变化都没有。

牧宸不信邪,足足连续结印九九八十一次,直至双手有些酸的抬不起来时,方才明白这问题不是出在自己术印上,而是出在了那口青玉灵棺之上。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问题出在了青玉灵棺中那头飞僵的身上。

“难不成天棺之中葬了飞僵便不能再化作三寸玉牌了?最多只能化作那飞僵一般大小?”牧宸看着眼前两丈高的不免有些头疼。

“呱!——呱!——”远处,一阵黑鸦隐约的惊叫声引起了牧宸注意。

南疆密林恶沼间的怪事不断,何况这片林子还是这方圆百里内最密的林子——不倒林。

黑鸦不管在何处都是代表着不祥之意,而之前那黑鸦所发出的声响可明显不是来自祸斗所在方向。

“开棺!”牧宸沉思,但是术印却瞬间而成,青玉灵棺的棺盖缓缓升起。

此时那棺中飞僵闭着双眼,安静地躺在那里。全身周遭,青玉色的铭文符咒刻满其全身,那飞僵额头之处,一道透明的符纸贴在其眉心之处。

此时的飞僵变得不再像先前那般恐怖,在牧宸眼中,仿佛更像一件浑然天成的艺术品。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他不禁感叹天棺的手段着实不凡。

只是感叹之余,牧宸接下来的行为如若有人看到话定然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只见他一脚踏入天棺之中,将那飞僵往旁边挪了些许位置,硬生生地留出一尺宽的空档,然后竟然进入棺内,就这般躺在了那飞僵的身边!

“封棺。”牧宸的声音自棺中传来,那棺盖缓缓落下。

当棺盖完全闭合的时候,青玉灵棺缓缓下沉,待它完全消失的时候,地上的泥土仿佛那恶沼中的沼水一般,渐渐恢复了原状,丝毫看不出一点痕迹。

长春牛皮癣医院预约
京都儿童医院可以照口腔科吗
贵州哪里看癫痫看的好
泉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中山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