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雨墨】夜路(情感小说)

2019-09-14 08:22: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当一条路被黑夜所笼罩后,它便成了另外一条路,而行路人想要轻松行于其上,就要同时熟悉这两条路。 当一条路被黑夜所笼罩后,它便成了另外一条路,而行路人想要轻松行于其上,就要同时熟悉这两条路。
这里不是乡村,入夜不需袅袅的炊烟牵引,只是发白的路灯一晃,再来几声车鸣。夜深了,高楼大厦里的星星也睡了,唯有路,静默在前方,让锥形光晕腾腾地晃着,睡不着,难过地伸展到好远。
这是条回家的路,回家的人慢悠悠地走在上面,身穿着白色羽绒服,裹着厚厚的红围巾,带着手套,还拎着好大一个购物袋。手套上有两只可爱的卡通老鼠,正张着小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周遭的寂静和冷清。
她轻呼一口气,面前就出现了翻滚的烟云,如此轻柔又如此委婉,让她紧张的心略有松弛。她扑扇两下睫毛,澄澈的大眼睛左右转了转,四下是冻死的草木和傻傻的路灯,还好,整个路上只有她一个文化人。手里的购物袋哗啦哗啦地响,淹没了从夜路浮起的叮咛般的脚步声。
她从来不怕走夜路,不是她有多大胆,而是她从来都没走过。
她从商场出来时,就已看到凌人的月色了。月亮弯得像一把刀,明晃晃地闪着寒光,仿佛一冬的严寒都出自它的刀刃。以往走过无数次的路变得深不可测,就连拐过无数次的岔路都难以捉摸。她出来得实在太晚了,当她知道末班的公交车已过,她就做好了走回家的打算。当她刚走到第一个弯道处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身边,男司机按下车窗,先一阵热腾腾的白气慌张地窜了出来,后才露出他绅士般的面容。他面带微笑,微微低首,以作问候。而她的眼睛只是一撇,便不去看他,继续向前走着。男司机踩了脚油门,车子一颠,又到了她的跟前。
“去哪里?打车吧,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多不安全。”男司机一副关心的样子,用柔和的语调劝说。
她停下脚步,柳眉轻扬,伶俐地转过头,轻快地问:“是吗?可我是不怕走夜路的,你的车一公里多少钱?”
男子听她这么一说,顿时一脸喜色,后变得很平静很自然地望向前方,手拍了拍方向盘,不屑地说:“五块。”
五块就是正常价,不过让他说起来好像还有点少呢。那意思像是给了她多大的优惠。
她眨眨眼,直身继续向前走,寒冷绕着她的身,黑夜却如浪般拍打着她的心,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发发胀似的心跳。
“喂,看你拎这么大个袋子,走夜路不太好,赶快上车吧,我收你每公里三块。”男司机看她话都不说就走了,以为是嫌价位高,就把脑袋夹在车窗里,撤脖吆喝。
她继续往前走着,脚步迈得更急,直到好一会儿才回头去看,那黑色的出租车已经不见踪影。
她抬头仰望天空,只见一片无边的黑暗,而唯一晃眼的是那轮高高的弯月。月色如冰,锋利的棱角刺得她眼睛发红,月缺的地方明明还在,可它就是夺不走那块儿黑绸。
她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破旧的老房子歪歪扭扭地聚拢着,死寂在陡峭的路坡下,附着上惨惨月光,便觉是鬼怪,一股凉意袭上心头。她把购物袋放在地上,掏出衣兜里的手机准备打电话。可是当她翻到丈夫的手机号时,身体僵了下,脑里浮现出昨晚吵架的情景。
她记得丈夫昨晚回去得非常晚,这点她已经不觉奇怪了,自从结完婚,丈夫开始创业以来,她就经常自己吃饭,自己睡一张大床。当然,也经常受着丈夫应酬后,回家带来的一身酒味。昨晚她觉得实在有必要沟通沟通,可谁知丈夫酒后发怒,跟她大吵了一架,喊的无外乎是“赚钱为的是家,不应酬哪来的钱?大风刮来的?还是你天天没事捡来的!”
她听出这是在说自己游手好闲,她觉得自己特委屈,那顿饭不是她做的,丈夫半夜回来,她就得等到半夜,饭菜凉了就热,再凉再热,等到他在外面风光够了,自己还得准备醒酒汤,吐了一地,自己还得给他收拾……想当初没结婚时,他都是把自己当成公主似的,天天哄着开心,现在想想那些山盟海誓都是骗人的,纯粹是为娶她进门,而先蛊惑人心的凶器。
她站在路上,看着熟悉的号码发呆,突然有了这种想法:“是不是他有钱了就看不上我了?有可能,大老板不都这样!有钱就有了找人的资本,而且他天天老晚才回来,打电话还时常不接……”她越想越气,随即小嘴一撅,愤愤地叫道:“谁稀罕你的那点破钱!”然后又暗自在心里加了句:“只要你能像以前一样天天陪我。”想到这儿,她喉咙发紧,鼻子微酸,眼睛有些湿润,月光钻进去,她觉得更是刺眼。
她把手机锁了屏,又提起购物袋,继续向前走。她想“给他打电话也是无用,他公司离这儿那么远,等他到了,我也快冻僵了。说不定还得挨他训斥‘这么晚了你瞎跑出去干嘛?傻子一样!’”她边想边走,已经拐过一个弯道,看见了小区外面那家面馆。她就在那里工作,这点她丈夫是不知道的,她本出生在农村,又在农村生活了好些年,受不了以逸待劳的生活,便在离家近的地方做起了临时工。她单纯的服务态度迎来了很多回头客,老板娘很喜欢她,就求她在这儿工作,并给她多些工资。
现在那家小店还在营业,明亮的灯光代替了惨淡的月色,让她全身上下都是暖的。
“快到家了。”她想。
小区里的路并不宽敞,却也有淡淡的路灯随意地洒在上面,衬出纸一样的白。当她刚进小区时,她就感到很远处,有一晃悠悠的人影。开始她没放在心上,因为离自己太远了,也许也是这小区的居民。但是当她走到两栋楼之间时,她一侧头,发现那个人还在她后面,而且离她越来越近。购物袋“哗啦哗啦”地响着,自己“嗒嗒”的脚步声回应在两侧的楼墙,两种声音相混,特像鬼怪的尖啸。一阵凉风过去,她头皮一阵发麻。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她加快了步伐,到了转弯处,她提着心偏了下头,差点没叫出声。那人还跟在她后面!她想那黑影应该没想到她已经发现了他,要不然可能已经冲了上来,那自己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她又急走了几步,只是一瞬间,她想到了她的丈夫。她心里暗骂:“你个该死的玩意,让你跟我凶巴巴的,我死了看你还跟谁凶巴巴去,哼!”片刻,她又想:“不行,我死了你怎么办?谁给你做饭,而且今天是你的生日,购物袋里还装着生日蛋糕……”“呵,要是你知道我在死之前还在想着你,你是不是会有点感动呢。”
又是片刻,她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她毫不犹豫地选择走楼梯,因为电梯现在在六楼。
她几乎是小跑着在爬楼梯,她边跑边在心里骂着他丈夫:“混蛋玩意,混蛋玩意,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却在别处喝酒,混蛋玩意……”她一直小跑到六楼。
她双手支着膝盖,急喘着气回头去看楼梯口,没人,也没有爬楼梯的声音。这下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把钥匙插在门上,却听“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她只觉浑身发麻,然后惊恐地大叫:“啊!”购物袋掉了,身体紧接着瘫软在了门口。
“拜托!你没事发什么神经。”一个浑身酒气的男子站在她面前,一身黑色西服,配黑色皮鞋,眼睛半困半惊地张着,一只手还扶着墙,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
她听到熟悉的声音,虚弱地抬头,看到丈夫的脸,鼻子一酸,心一揪,眼泪就下来了。
男子吓了一跳,蹲下身去瞧她。她双臂一张,就把他抱住了,以往她可受不了那酒气,可现在她就抱住了他,而且抱得很紧。
她渐渐恢复了过来,发现丈夫的身体在微颤着,又听到了细微的啜泣声,她把着丈夫的肩,将他扶正,看到丈夫眼里的泪水。她有点吃惊,但是她笑笑说;“我没事的,就是吓到了一下下而已,完全不是事儿!”许久,又假装生气地说:“早知如此,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这么凶!”
男子呆呆地看着她如玉般的脸和澄清的眼,身子一倒,又抱住了她,而且大声地哭了起来。
她心生奇怪,但怕惊扰到邻居,就赶忙拍拍丈夫的身,说:“男子汉大丈夫,怎能为这点小事哭哭啼啼的。”
“公司……倒闭了……”男子很费力地把话说完,接着又是不断地啜泣声。
她眨眨眼,赶忙接道:“拜托,咱们才二十多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而且,人生有点挫折不是会更精彩吗?”
“你不要离开我。”男子似在央求。
“废话,我是你媳妇儿!”她觉莫名其妙。后补充说:“你再不能回来那么晚!”
男子轻“嗯”一声,松开双臂,后狡黠地一笑,露出洁白的牙,收起了一副醉态,快速起身,把插在门上的钥匙一拧,开了门。
进去的第一句话就是:“请进,董事长夫人。”

共 1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当一条路被黑夜所笼罩后,它便成了另外一条路,而行路人想要轻松行于其上,就要同时熟悉这两条路。作者开篇所说的“路”其实暗藏深意,乡村与城市的距离,简单与复杂的人生,自由与束缚的情感,究竟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故事里的女主角独自走着夜路,回想从农村到城市这一路走来的种种艰辛与不易,心里十分的苦闷和压抑。自从丈夫开始创业,她就独守空房,受尽委屈。丈夫对她冷言冷语,漠不关心。可当她心灰意冷的走到家门口,听到一身酒气的丈夫说公司已经倒闭。她还是紧紧抱住了丈夫,告诉他一切还可以重头再来。动情的泪水划过脸颊,听着丈夫央求她不要离开自己,她的心在这一杀那寻回了昔日的温度。幸福,时难时易,这都要取决于你的心。一篇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情感小说,构思严谨,情节紧凑,文笔朴实无华,表达准确清晰,场景转换流畅,情感真挚动人,尽管过程十分压抑,但好在有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拜读欣赏!推荐阅读!感谢您赐稿江山文学——雨墨梦乡,期待您更多精彩!【编辑:寒璃瑟音】
1 楼 文友: 2016-02-02 22:2 :40 拜读佳作!遥祝笔健! 多愁善感,好弾秦筝,时刻都在穿越的“久”千岁。
2 楼 文友: 2016-02-0 09: 0:25 溶月拜读美文佳作! 一支素笔写尽流年
 楼 文友: 2016-02-0 10:19: 2 好细腻的情感,好文采。 生如春花之烂漫,或如秋叶之静美。
4 楼 文友: 2016-02-0 19:27:41 婉约又充满生活的文字,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如此完美的景观。慢慢的品读才能尝尽千百滋味,诗人内心细腻,语言温婉雅致。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老师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孩子中暑
孩子咽喉肿痛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口舌生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