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九十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2020-01-16 19:5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九十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啪啪啪!”眨眼之间,拓跋宏被抽的浑身哆嗦,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就这样,江河依旧毫不留情,逍遥巾狠狠地往拓跋宏身上抽去,拓跋宏被抽得呜呀乱叫,倒在地上都爬不起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傻了。

陈仪大惊失色,立即以天眼观逍遥巾,但是,这依然只是一条青巾而己,没有任何法力波动,也没有任何神纹流转,更是没有什么禁术封锁。

眼前的,只是一条普通的青巾而己啊。

陈仪当然不识逍遥巾这样的东西了,万古以来,真正见过这东西的人,那也是少之又少。

若不是江河上一世的记忆还在,去过不少地方,知道无数惊天的秘密,也不会知道逍遥巾的秘密。

而那些不知道逍遥巾秘密的人,只会把逍遥巾当作是一条普通的青巾而己。

“可恶,我杀了你!”

拓跋宏被打得遍地抽搐,依然桀骜,爬不起来的他狂吼一声。

他手掌一翻,突然闪出了两根锐利无比的黑色飞刀,向江河的胸膛狠狠的刺去!

这两把飞刀,可以轻而易举地刺穿江河的胸膛!

拓跋宏一直以为从未败北,就是他的纳戒中藏着一双锐利无比,带有剧毒的飞刀,随时都能给人致命一击。

“砰!”逍遥巾轻而易举地击中了飞刀,那飞刀被逍遥巾击中,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找死!”

江河目光一冷,袖袍一卷,真元化作四柄利剑,当即把拓跋宏四肢穿透,钉在了地上,让他动弹不得。

“想杀我,小子,你对力量一无所知啊!”江河拿着逍遥巾,一脸玩味的说道。

“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护法再也看不下去了,一下子落入决斗场,厉喝道。

江河只是看了他一眼,闲定地说道:“怎么?小的打不赢,老的亲自出场呀。”

“孽障,休得放肆!”

许护法目光可以杀死人,森冷地说道:“放了他,否则今天本座亲手杀了你!”

听到这样的话,江河缓缓拿目光看着许护法,平静似水,缓缓的道:“如果是刚才,我还可以饶他一命,现在竟然威胁我,那我就杀了他!”

话一落下,瞬间手臂一扬。

“啊!”拓跋宏惨叫一声,身上的剑芒暴涨开来,剑影冲霄,瞬间把他的身体切开。

石火电光之间,拓跋宏被碎尸万段,鲜血染红了大地。

“徒儿!”

许护法厉叫一声,眼眶欲裂,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江河说杀人就杀人。

这家伙根本就是无所忌惮,他在场都一样杀了他徒弟。

“孽障,你找死!”许护法厉吼一声,自己的两个徒儿接连被杀,早已是恨意滔天,阴狠的杀气爆发出取,一掌拍向江河。

刹那之间,虚空中化出一尊几丈大的巨掌,直击江河的头颅,狠狠砸下。

“不要啊!”此时,莫堂主被吓得魂飞魄散,以他的实力想救江河都迟了。

“轰!”就在一掌破天瞬间,一只更为巨大的手掌轰砸下去,一掌之下,无人能抵抗。

这一掌之下,任凭是一方人皇,绝世天骄,宗门老祖,那也只是如蚁蝼一般。

“不!”许护法惨叫一声,当场被轰死,巨掌一下子把他拍成了一滩肉酱。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因为一掌砸下的不是江河,而是屹立在决斗场上八尊巨大的泥塑雕像其中一尊。

这尊泥塑雕像一掌拍下,许护法这种拥有天魂境八层实力的人,竟然一下子被砸成肉酱,尸骨无存。

“住手!”突然变异,大护法的陈仪大惊,他真元席卷九天,向雕像轰去,想要救许护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掌拍死许护法的雕像,对着迎面而来的陈仪,屈指一弹。

“砰”的一声,就算是陈仪这般几乎拥有神魂境实力强者,被一指弹飞,整个人撞入了大山中,鲜血狂喷不止。

“住手!”一声雷音,瞬间,浩渺如海的威势席卷天地,神光遮天蔽日,弥散琼空。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人瞬间出现在天穹之上,身后神光无尽,他举止之间,威压滔天,可以移山填海,毁天灭地。

“大长老!”

此人突然出手,整个观海仙门的人都骇然。

只见那个身穿白袍的大长老打出一道翻天印,镇压八荒,以无敌姿态向雕像镇压下去!

“砰!”然而,这尊雕像举手,一掌狠狠劈下,一掌之下,翻天印粉碎。

紧接着,观海仙门强大得吓人的大长老血染苍天,当场被打飞,就算是大长老,都挡不住雕像的这一掌,白袍染血,气息颓靡。

这一幕,震撼住了所有人,大长老都一下子被打飞。

在这刹那之间,观海仙门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论是护法还是长老!

观海仙门决斗场的雕像,竟然会突然出手,先是拍死许护法,而后弹走陈仪,最后又一掌拍飞大长老,这太吓人了。

而那尊雕像在一掌拍飞大长老之后,又站在原位之上,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再说一遍,在这里,我才是真正的王,惹怒了我,那就灭了你们观海仙门!”站在决斗场中的江河十分闲定,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堂主和韩云枫都吓呆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做梦都没有想过,一尊雕像,突然这么可怕。

更可怕的是,观海仙门的雕像,竟然把观海仙门的长老给揍了,这完全突破了他们的认知。

“轰!”大长老受伤,血气冲天,瞬间又站在了天穹之上,他踏空而上,想再战这尊雕像。

事实上,身为大长老的他,都被吓得不轻,没想到他们观海仙门的一尊雕像竟然会对他们出手。

“不要乱动,这是我们观海仙门的护法圣尊!”在这个时候,一个霸道威严的声音在观海仙门最深处响起。

“掌教!”

听到这声音,观海仙门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谁,观海仙门的掌教,洛长生。

观海仙门的大长老是生生地止住了步伐,他盯着那尊雕像,那是惊疑不定。

事实上,听到掌教的话,观海仙门的所有弟子都惊疑不定,就连高层的长老都是不敢相信。

因为,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观海仙门有护法圣尊,更可怕的是,他们的护法圣尊竟然对他们出手。

“大长老、陈护法,请江公子上凌云阁一叙,不知道公子意下如何?”洛长生那威严而皇霸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听洛长生的话,江河脸上笑意犹在,云淡风轻的道:“既然有长脑子的人,那见一见又有何妨。”

好不容易,大护法陈仪上前来请江河,这个时候,他看江河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眼前十几岁的少年太邪门了。

凌云阁,乃是观海仙门的门派重地,也是门中禁地所在。

在观海仙门之中,有重大的决策,都是在凌云阁之中举行,只有长老之上的人,才有资格在凌云阁之中出席!

一般来说,身份高如大护法神异,都没资格进入凌云阁。

凌云阁名副其实,就是浮在观海仙门的宗土最深处上空,让人为之惊叹。

在凌云阁之中,观海仙门的所有长老都出席了,大长老也在其中。

在场的每一个长老都目泛神光,气势惊人,他们周身流转的气息宛如衍化一方世界一样。

这不是天魂境,这是神魂境的高手!

一尊神魂境的高手,只怕足可灭长河宗,这一群神魂境的高手,那就可怕得不得了了!

观海仙门的底蕴吓人无比,难怪在大周王朝能扛鼎武道,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这样的实力,长河宗根本就不可能与之争锋。

可以说,观海仙门内的随意一尊神魂境高手,就轻而易举地镇压长河宗。

何况,这些神魂境的高手,绝对比苍云学院的那三个人,强大太多了。

不管是龙院长,还是陈念生等人,不是这些人中,任何一个的对手。

然而,面对这些随便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的强者,江河依然气闲神定,自在悠然地坐在凌云阁之中。

“自祖师爷飞升之后,几万年来,从来没有人能与我观海仙门的护法圣尊沟通,江公子,你很不简单。”

这时候,那个霸道威严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但是,却不见其人。

江河摇了摇头,说道:“洛长生,你身为观海仙门的掌教,说话时候藏头露尾,你是见不起人吗?”

这样的话让在场的观海仙门长老脸色一沉,如果莫堂主在这里,肯定会被吓得胆破。

洛长生,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就算他们长河宗的所有长老在他面前,那都必须是小心翼翼。

但是,江河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居然说他见不起人。

“并非是我不愿意见江公子,只是我现在还在闭关,不方便相见,还请公子多多担待。”

让人奇怪的是,洛长生这种高高在上,执掌武道之牛耳的大能,竟然没有发怒,解释地说道。

“算了,你在闭关,却是无法出来相见,你的道歉,我收了下。”江河笑了一下,点头说道。

江河这样嚣张的态度,让在场观海仙门的所有长老都憋了一肚子气。

他们掌教,乃是高高在上的武道至尊,就连大周人皇、各大门派的太上长老,见到他们掌教都不敢放肆,礼节十足,恭敬到极点。

而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却敢在他们掌教面前如此嚣张。

渭源县中医院怎么样
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温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