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逆世传 第119章-纸包不住火

2019-12-09 07:5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世传 第119章:纸包不住火

“喝!”一道震吼从一片森林里炸响,一棵苍天古树发出一声哀嚎,摇晃了几下,便无力地倒在了地上了。

一名青年站在树下,依旧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微风吹过他的脸庞,凝定坚毅却是挥之不去。

“还是不行啊!”青年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拳头,喃喃而语。

没错,这名青年正是龙魂!

将梦儿送了回去之后,他便来到了这一片树林,尝试着练出三重劲力。

可是连连轰倒了数十棵树,除了失败,便再无其他结果。

因心中存有不甘,龙魂便紧咬着牙,一次次地挥动着双拳,一棵棵数木倒在了地上,换来的依旧是失败。

就连坚硬石头都能打碎的左拳也是微微发痛,手指皮肤已经磨破,滴滴鲜艳的血垂滴下来。

自己明明已经将元力压缩成功了,可为什么还是释放不出来呢?龙魂低着头,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可恶!”不知道为什么龙魂突然变得很暴躁,又是一掌拍出,一棵倒霉的大树又倒了下来。

“xiǎo子,看起来你很烦闷啊!”突然一道声音回响在龙魂的脑海之中。

“你是谁?”龙魂惊讶,扭头四望,却不见一个人影。

“我是谁?呵呵呵,你只用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行了。”神秘声音回响不停。

“你怎么帮我?”龙魂提高着警惕,眉目紧缩,神念扩散,周围一草一木的动静都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我可以赋予你强大的力量,这样你不就可以使出这第三重劲力了吗?”

。神秘声音咯咯直笑,笑得阴森至极,令人毛骨悚然。

“你想要什么?”龙魂冷哼。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馅饼不可能从天而降,神秘声音的主人既然肯帮自己,必然有着什么图谋。

“没有,我帮你是免费的!”神秘声音又响。

“为什么要帮我?”龙魂又问。

“没有为什么,你需要帮助么?”神秘声音道。

“谢谢了,不需要!”龙魂冷声回绝。

之前这个神秘声音教会了自己血吸*,事后自己竟然会时不时地莫名暴躁,意识里总有一股声音在回荡,説着什么“杀吧!尽情地杀,抹杀世界”!

而且还有着一道莫名的力量牵扯着自己走进杀缪的深渊,成为嗜血的魔鬼!

这些异象直到那次见过救回叶毅龙的那个帕斯学院高层,才彻底地消失不见。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龙魂可不愿意为了图个强大,而成为只懂得杀缪的魔鬼!

“不要那就算了。”神秘声音又是一响,隐约之间还有着一声叹息。

龙魂不説话,就这么警惕地站在原地,足足过了半个xiǎo时,才一抹汗,轻松了一口气。

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应该走了。

“还是实力最重要啊!”龙魂苦笑着,又继续挥洒着汗水,“摧毁”着这一片森林。

……

与此同时,叶毅龙也在“折磨”着自己。

只见其身前有着一块巨石,足高十几米!

“呼!”刚猛的一拳砸在巨石之上,换来的仅是巨石晃了晃。

他的双拳也是红通通的一片,有些地方甚至还在流着滴滴鲜血。

龙心説得对,他的强度的确是不够强。

虽説隐隐感觉到龙心比自己强太多了,可那轻描淡写的一拳就能打伤自己,除了龙心强大,自己强度太弱也是一大因素。

这不,他就拖着一块巨石在这玩“以拳轰破巨石”的玩命游戏了。

虽然每一拳都仅是让巨石颤动几下,不过聚沙成塔,轰得多了,巨石上也出现了几道裂缝。

每次出击,他都没有用元力,要用元力,一下就能轰碎了!人阶六级的恐怖实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他的根基不稳,不过区区一块石头,轰碎就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只是这样做,自身强度就不能够得到提升,又何来进步?

又是一记肘击dǐng在了巨石之上,巨石颤抖几下,又多出了几道裂缝。

“看来你也不是个只会挥霍钱财的纨绔啊。”正当叶毅龙又挥出一拳时,一个声音由其背后响起。

为什么这些神秘人就喜欢突然蹦出来,走到你后面来句“不错不错”呢?

不知道这样子很吓人吗?你在门外敲一敲门你会死啊?

好吧,这里是郊外,那你从自己的视线远处走来行不行,这样自己至少能够没那么震惊。

你从人家背后突然蹦出来,吓出了心脏病怎么办?

不得不説,在如此之境之下叶毅龙还能“思绪万千”,着实厉害,説不定他叶毅龙,是第一个面对神秘敌人时还能自顾自地发牢骚的神话了。

“你是?”叶毅龙转过身子,却见一个老者坐在地上扶着胡须。

大爷,你贵庚啊?怎么还像一个xiǎo孩子般啊?

是谁告诉老子些神神秘秘的老头都是仙风道骨的样子的?这么坐在地上算是仙风道骨,道貌岸然?

“等等!你难道是……”叶毅龙指着老者,脑海里一个个面容拂过。

这个老者非常面熟,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对了!是那个拍卖会的老者,可那时别人是脸露慈祥,彬彬有礼,哪是现在这个臭老头的模样?

説句不好听的,就是坐没坐相。

“想起了吧?我就是那个拍卖会的老者。”老头从地上站起,拍拍衣袍上的灰尘。

“你是谁啊?”叶毅龙忽然脸色一变。

老者一愣,老子等你半天你就问句“你是谁”?你不认识装着一副竭力思考的样子干什么?

虽然叶毅龙一副疑惑之样,可心里却是怦怦直跳。

説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自己可是派了银雷去抢劫了别人的东西的,谁知道何少烨那个家伙收不到货会对这个拍卖会做什么?虽然何少烨的势力可能撼动不了这个拍卖行分毫。

可要是这老头怀恨在心,来找自己报仇怎么办?

做了这些,叶毅龙説不心虚那是假的。

不过好在其脸皮厚,一副无辜疑惑的样子,撒谎脸都不红一下。

“你不认识我?”老者问。

“不认识你到底是谁啊?”叶毅龙问着,脸色平静,毫无异样。

“呵呵呵,演戏天赋真是高啊!”老者仅是愣了片刻,随后便是呵呵大笑起来。

“什么演戏?我听不懂。”叶毅龙説。

既然决定了赖死不认帐,那么就学龙魂无耻到底吧!叶毅龙想着。

“那个来抢我们拍卖商品‘玄毒针’的xiǎo贼,就是你派来的吧?那套黑袍可是有编码的,3467,黑袍的主人便是当时和你一起去取货的其中一人吧?”老子戏谑地説着,浑浊双眼爆出道道精光。

“啥?”叶毅龙想不到,黑袍还有编码!

而且银雷也太大意了,居然不换一身衣物?

“我不知道你在説些什么。”叶毅龙説道。

反正当时交易自己等人可是穿着黑袍的,老者又没看见自己等人的面容,自己赖死他也没辙。

“还不承认?那个黑衣人出手时可是露出了面容的,而经过我的调查,你和那个黑衣人会过面。”老者説。

“可是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叶毅龙无奈地问。

“呵呵呵,和你在一起的一众人之中除了那个胆大包天的臭xiǎo子以外就你的修为最高!那么哪怕被人盯上也不用怕。所以,当时出价一百多颗神染石拍卖物品的那个黑衣人除了你便别无他人。而且……”老者説到这里忽然一停。

“当时交易时我感觉到空间有着略微颤动,定然是那时有人在传音!那么……那个指使他的人,不是你是谁?”老者洋洋得意着,似乎在为自己推理出了最终答案而而沾沾自喜。

“虽然这解释有着diǎn勉强,不过你猜对了。”叶毅龙一摊手。

纸包不住火,当初指使银雷的时候自己就有了被发现的觉悟,只是想不到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如今被识穿了,“铁证”之下,他也无话可説。

“把‘玄毒针’交出来,説不定我还会放你一条生路!”老者威胁道。

“啊咧?那什么‘玄毒针’被我用光了怎么办?”叶毅龙的厚脸皮又一次发挥作用。

“别再胡编乱造了!将‘玄毒针’交出来吧!不然你的结果就会像这一块巨石一般……”説着,老者隔空一掌拍出,叶毅龙急闪,强悍能量轰击在巨石之上,“轰”地一声,巨石碎成了细渣。

“粉身碎骨!”老者恶狠狠地续话。

“嘿!何公子!”叶毅龙忽然手指一指。

老者回头,目见郊外空空如也。

遭了!这xiǎo子耍我!老者惊急,扭头时发现叶毅龙早已不见。

“哼!以为逃走了就行了么?”老者狠声笑道,干枯的手臂就像一棵枯树的老枝,皱巴巴的,毫无血色。

仅见他高举手臂平举前方,往着胸前一拉,一道黑影被他扯了回来,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捉不住那个抢东西的xiǎo贼,难道我还捉不住你?”老头冷笑。

“咳咳咳!”剧烈地咳嗽几声,叶毅龙从地上爬起,一双眸子透露着无尽凝重。

这个老头的实力超乎了他的想象,不凝重可不行!

“交出‘玄毒针’!”老头依旧是一成不变地説着同一句话。

“好吧!”叶毅龙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元戒里抽出一个碧绿盒子,不舍地望了眼绿盒,就扔向了老者。

“早这样该多好!”老者嘀咕一声,就要伸手去捉。

可叶毅龙这时却是高喝一声,“爆!”

“轰!”绿色盒子炸出了一朵蘑菇云,漫天的火海淹没了老者。

“喝!”叶毅龙不放心地连连聚力,轰出一个又一个的元气之球,轰砸在那朵快要消散的蘑菇云当中,重新催发了它的绽放!

“这次可死了吧?”单膝跪地,叶毅龙喘着粗气,脑海有些昏花。

体内近乎八成的元力都凝成元气之球炸了出去,浩瀚的元力海洋化成了一条xiǎo溪。

双目爆射着凌厉寒光,美丽的蘑菇云已然消失,存留的只是无尽的烟尘。

要是老者这都不死,那么他就得死了。

自己绝对不能够交出“玄毒针”,否则等得龙魂回来,面对着他的便是死亡!

“没想到你xiǎo子这么狡猾啊!”烟尘中传出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老者真的没死!

现在逃是逃不掉的,自己可没有银雷的那种隐匿能力,不论自己逃到哪,自己依然在他的神念范围里。

老头的实力深不可测,神念的范围有多广他也不知道。

除了战已别无他法,总之死也是不能够交出“玄毒针”的!

泛着淡幽寒光的骨枪出现在了叶毅龙的手中,强大的气场爆发而出,向着烟尘之中的人影卷袭而去!

“器灵?没想到你居然有着一把有着器灵的武器,这次就顺便收diǎn利息吧!”老者説着,目光炯炯的双眸紧盯叶毅龙手中的骨枪,散射着如狼般的幽幽森然。

“你要就来拿吧!”叶毅龙咬破手指,飞速地将手指流出的血涂抹在骨枪的枪头之上。

一道比原来更为霸道的气息由叶毅龙的身上散发,老者皱眉,竟是地阶二级的修为!

银月狼王在生时每年都吞噬几根魂心草,它的灵魂实力早以突破乾坤人阶,步入了地阶。

只不过当时叶毅龙的修为还太弱,身体强度极弱,根本承受不住地阶的海量能量,他也不能够把实力完全释放出来。

虽説如今叶毅龙的身体强度也强不到哪里去,不过也比之前强太多了!

“能够完全释放实力真好!”叶毅龙説着。

此刻的他既是叶毅龙,又是银月狼王!

有着叶毅龙的意识,也存着银月狼王的实力。

“哗!”话音刚落,叶毅龙的身影便是突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已如鬼魅般地闪现在了老者的身后。

叶毅龙目露森光,枪尖划破空气发出“哧哧”轻响,老者脑后寒风凌厉!

“雕虫xiǎo技!”冷笑一声,老者猛地弯腰,以手着地,不等叶毅龙改变招式就已经一腿倒起!

叶毅龙横直骨枪,以此抵挡。

“锵!”老者脚裸与枪身激烈相碰,叶毅龙倒退几步。

拉开了与叶毅龙的距离,老者单手着地,另一只手已然凝出了一个红艳元球,轻轻一甩,红艳元球便往着叶毅龙飞去。

目见老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毫无间隙,叶毅龙来不及惊讶,身形一闪,避过火球。

火球轰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轰鸣出一声震响,地面变得焦灼一片!

两人对站,第二轮的pk将要开始!

昆明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哈尔滨性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阳痿费用

南京协和医院

阳江市公共卫生医院怎么样

小孩子积食了怎么办
一岁半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