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骄偶 第一百四十四章露天刑堂

2019-12-04 12:4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骄偶 第一百四十四章露天刑堂

珍贵妃凤眼眯起,看着城楼上对自己露出挑衅笑意的赵仪宾,眼中杀意毕露。

而赵天佑却好似对她的目光毫不在意,修长的指节轻轻摩挲着绳索,而后五指轻弹,薄唇微启,口型配合着动作,做了一个‘啵’绳索断裂,人质翩然坠地的样子。

“他究竟想要干什么?”珍贵妃气得连唇角都在哆嗦,却又不敢高声质问,生怕惹急了赵天佑会让他做出一些更疯狂的举动。

“臣也不甚清楚,但刚刚赵仪宾承诺,只要满足他现在提出来的要求,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向刑部自首。”萧景泰低声回答,清澈的眸光落在赵天佑身上,神色渐渐变得淡漠。

“他有什么要求?”珍贵妃横眉怒竖,不耐烦的催促道:“只要他肯现在就放了嘉仪,他要什么都给他!”

珍贵妃以为到了这会儿,赵天佑还会索取奢求什么物质么?

萧景泰看着城楼上豁出一切

,变得怡然自得起来的赵天佑,无声笑了笑。

这一刻他隐隐有些明白了赵天佑的用意。

虐杀男童,掳走县主,制造如此轰动的大案,自首后,赵天佑逃不掉被处以极刑的下场。

但是他却承诺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自首,坦然赴死。

萧景泰想,赵天佑他要求受害者男童家属到场,必然不是为了对自己的罪行进行忏悔,因为他说这话时的目光和神态,充满了嗤笑和嘲讽。

所以,现在的他,其实是在行使他生命的最后一点权力------惩罚!

那些受害男童的家属,跟他沦为至今如此模样应该有着最为直接的恩怨纠葛,而与他们连成这种纠葛给他至深伤害的人,是被他当成人质的嘉仪县主。

一个女人跟一群男人之间能有什么纠葛?

无非是情色、肉体与灵魂的背叛?!

萧景泰看着在城楼下轻轻晃荡的嘉仪县主的身影,稍微沉淀了一下心情,仔细捋了捋案发前后的种种线索。

男童案发生之后。除了身为主审官的自己以外,就只有风不屈和秦主簿尤为关注案情后续的进展,荆世男和风大郎的表现,值得深思。

而赵天佑一直充当着保护角色的第二人格。此前用一种极端的手段惩罚未果后,将在生命尽头的最后一刻,用这种另类的形式,对他们不容于世俗的丑闻,进行一次公开的批判。

他是想要借这个露天刑堂。在世人面前,毁了他们

尽管整条长街都被巡检司的人全部封锁,但嘉仪县主被掳,高吊城楼的消息还是像长了翅膀似的飞散出去。

朝阳升起之后,金陵城的上空好似笼着一层轻盈的金纱。

坊间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这件事情,各种各样的版本从人们的口中道出,一番添油加醋,不知不觉竟演变成了一出夫妻反目,相爱相杀的戏码。

沈修和从衙署出来就匆匆回了府,将听到的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告诉了萧沁。

“沁娘。为夫就说那只阳澄湖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最后落得如此下场,只怕有不少人要拍手称快了!”沈修和略有些兴奋的说道,心里不由感叹赵仪宾唯唯诺诺一事无成多年,最后竟有这样的气魄,简直是干的太漂亮了。

萧沁虽然霸道,但心态一贯豁达。

嘉仪县主其实平素跟她并无过节,上次朱雀大街上被她的马车冲撞,也只是有惊无险,萧沁已经没有再放在心上。再说只要珍贵妃在宫中圣眷不衰。有她给嘉仪县主当靠山,她就不可能会倒。

这一次说不定是人家小两口闹矛盾耍花枪呢。

萧沁刚要开口计较沈修和,让他小心祸从口出,便又听丈夫道:“昨晚四郎彻夜未归。就是为了抓捕赵仪宾,本来以为赵仪宾救了赵天宝后会逃出金陵,谁知道他竟使了这么一招回马枪,这是不打算活着了,所以才想要挣个鱼死破”

萧沁没有听明白沈修和的意思,皱着眉头问道:“说清楚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被丈夫的话说得稀里糊涂的,四郎怎么好端端的就去追捕赵仪宾了?

男童案不是说定了赵天宝有罪么?

“昨晚四郎设计的这一出啊,为夫总算是看明白了,他压根就没有屈从那只阳澄湖的淫威,诚如他以往所言,无论过程有多么曲折,真相就只有一个!”沈修和伸手摸了摸一字胡,眼中光彩流泻,说这句话时的神情充满了与有荣焉之感。

要他说啊,这四郎,也只有查案的时那种一丝不苟宁撞南门不回头的倔样儿最是迷人了

见萧沁眨着眼,还没弄清楚各种因果,沈修和便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道:“沁娘,男童案不是咱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啊,你说赵仪宾怎么好端端的就疯了呢?”他顿了顿,叹一口气,续道:“哎,要是发现自己襟兄弟满天下,换我,也得疯!”

萧沁闻言,陡然就张大嘴。

这消息是不是真的啊?

要是真的,那可是太劲爆了

合着赵仪宾是被人戴了绿帽子,才迁怒报复那些无辜的小郎君的?

可也不对啊,七郎怎么算呢?兄长萧越远在兰陵,再说他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啊!

萧沁皱了皱眉,半晌才缓过神来,抬头看丈夫八卦的嘴脸,再一回味他的话,抬肘毫不客气的给了他小腹一拳,骂道:“沈修和,你个混蛋,当老娘是什么人?”

沈修和吃痛,条件反射的从坐席上跳开,拱手连连请罪告饶:“为夫说错话了,求夫人宽谅,求夫人宽谅”

“弄月,把我那幅白玉棋子取出来,给姑老爷好好享受享受”萧沁的声音从堂屋里传出来。

廊下的丫头们忍不住低头捂着嘴笑。

姑老爷肯定是惹姑奶奶不快了,姑奶奶一生气,就要让姑老爷跪棋子,这事儿,在萧府,可不是什么秘密(未完待续。)

ps:感谢小肥蕊打赏两把桃花扇!

感谢望百里回忆、热恋打赏两枚平安符!么么哒!

爱你们,新周愉快!

接下来情节会越发紧凑,大家继续支持哦!么么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