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宿命之谜第二十八章提着人头去见你

2020-01-24 21:2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宿命之谜 第二十八章:提着人头,去见你!

庆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语气依然很礼貌地说道:“两位师弟,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啊?”

四弟谷冬点了点头,道:“我们在这里找大师兄。”

庆明嘴角微勾,忽地冷笑了一声,淡淡道:“这样啊,嗯,挺好。”

若山元博皱眉凝视面前的庆明,忽然笑了一下,不屑的说道:“庆明,你没有死,当真让我感到惊讶。”

庆明一听此话,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若山元博会突然问这么一句,这话说的有些不太中听,他将目光转向若山元博,落到他身上,心平气和的说道:“元博啊,没想到,你现在和以前的区别挺大的,竟然敢直呼我的名字了。”

“呵呵,庆明,我们原本没想杀你,但是你今天听到我们的对话,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庆明脸上一愣,露出了一丝惊愕神情,笑道:“是么?你要杀我?看来今天不当屠夫,我便成羔羊了。”

庆明脸上依然挂着微笑,目光也缓缓移动到四弟面前,等待着他的答复。

四弟没有多言,语声不带有任何的音调,道:“元博,我们受城主之命,前来是寻找,戒指和神木的,二师兄这么多年待我不薄,没有必要杀他。”

若山元博恶狠狠的说道,道:“哼,你懂什么!今天事情已经到了这步,若是不杀他,日后要是传了出去,必定后悔!”

听到这句话,四弟脸色微变,这句话也确实有道理,此刻三人的气氛也开始变的微妙。

庆明看到四弟这般犹豫,也是一怔,随即忽然笑道:“四弟,你这话说的,让我甚是感动啊。”

“哼!”若山元博,瞅了他一眼,从怀中拿出一把兵器。

庆明笑了笑,道:“知道今天我来,找你俩干什么吗?”

若山元博嘴角一咧,眼中闪过一抹凶光,道:“呵呵,你是送死的。”

庆明目光不屑的看向若山元博眼中那一抹凶光,道:“区区,修行者,就敢和我说生死。”

庆明看着两人,表情不由的苦笑一声,道:“我想陈怀山在天之灵,都想不到,原来他纳入门下的弟子们,除了胖三,其他弟子从一入门开始,便是别人派来的,这一蛰伏,便是二十多年啊。”

若山元博冷哼一声,道:“哼,少废话!”

庆明看着一向胆子最小的若山元博竟然这般举动,不在多费口舌,淡淡的说道一句话:“那好吧,我今天来,是借你人头一用,取得陈大奎的信任。”

“取我人头?就凭你?!我呸!庆明,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两个修行者的实力,我和谷冬联手便可取你性命,斩你首级!”

庆明表情镇定的看着两人,点了点头,唇边浮起寒如冰的笑意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吧,若山元博,我们的师父,是被我杀的。”

“什么?!”

此话一出,好似能将人两人打入万丈深渊一般!四弟谷冬和若山元博眉头一皱,不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若山元博眼中渐有思索之色,向着庆明大喊一声:“我不信!”

“不信?呵呵,当时我们给师傅护法,趁着你和谷冬不备的时候,我将你俩击晕,然后便是杀掉了师父。”

若山元博心中一紧,突然感觉到面前的庆明实力应该在他之上,可是分开才不到十天,实力怎么会差别如此之大?

庆明见状,冷笑一声,道:“不信?那我就让你相信。”

庆明脸庞的笑容微微凝固,冷眸看向若山元博,瞬间动身向着他冲了过去,若山元博见状向后退了一步,此时手中已经握紧一把锋利腰刀。

若山元博冷哼一声,单手发力,刀锋凶狠的向着庆明的小腹刺去。

庆明眼中有所察觉,这时他已经来到若山元博的面前,瞳孔骤缩,侧身躲过腰刀,单脚转身发力,飞起一膝直接击中在若山元博的小腹之上。

“额......”

“噗通。”

一声。

若山元博瞬间两腿一软,全身无力,跪在庆明的面前。

庆明用手抹了一把嘴角,自嘲般冷笑了一声,说道:“元博啊,其实在这五位弟子里面,你是很聪明的一个。可是,你就是自认为太聪明了,想当然的去做了一些事情。你知道么,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

“你知道天麟者么?”

若山元博擦掉嘴角的血迹,点了点头,面色苍白的说道:“知道。”

庆明目光向下,凑近若山元博的耳边,眉头一挑,幽幽的说道:“因为我是天麟者。”

若山元博心头一颤,暗暗咬住牙齿,不甘心的说道:“你......是天麟者?!”

没等四弟谷冬和若山元博反应过来,庆明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你现在敢和我猖狂,是因为你是南方城主的探子,背后有人给你撑腰,还有你,四弟,谷冬。”

庆明嘴角微勾,抬起头继续说道:“你和谷冬并没有杀死陈大奎,我昨天见过他,他已经南下,很巧,正往你们南方城前行。”

听完这些,若山元博面容一沉,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又变的恐惧,再也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无力说道:“二师兄,刚才我一时冲动,别和我计较。”

四弟脸色微变,而庆明歪着脑袋,看着若山元博这般样子,也是一怔,忽然笑道:“师父啊师父,你死也不瞑目啊,你看看你教出来的弟子,居然还这么怂。”

若山元博,惊恐的睁大眼睛,死死抱住庆明的两腿,哭求地说道:“我确实是南方城的探子,一直在陈怀山门下,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二师兄,你若放我一条生路,我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

庆明一句话不说,只是俯视着他,好似俯视着蝼蚁一般。

若山元博哀求了半天,庆明才淡淡地说道:“对你这种求饶之人,以我的经验,说实话的几率和那些白痴之人一样,所说的话没有任何差别。”

若山元博拼命的摇头,惊恐道:“不会,不会的......”

庆明这时的嘴角多了一道残忍的弧度,慢慢将手伸向若山元博面前,轻拍了几下他的脸颊,道:“像你这样的人,都会早死,但是,像我这样审时度势的人,却能生存下来。元博啊,我的好五弟,这次我要见血了。”

若山元博抬头,眸中恐惧的看向庆明,只见庆明微微一笑,而若山元博双眼前闪过一抹白光,他的神情也突然一僵。

一声哽咽的沙哑声慢慢回荡山谷之中,夜伴冷漠,这声音渐渐消逝,好似不曾发生过一样。

此刻,周围有的只剩下杀机与恐惧......

PS:

有个同学是考古学家儿子,叫覃奀垚(qínēnyáo)。

第一天开学老师拿花名册点名,点到他名字都快哭了,一个字都特么不认识啊!

最后含着泪问了句,谁家的熊孩子叫,西早不大三个土……

界首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包头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广东能治男科的医院
包头癫痫病权威医生
扬州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