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帝国玩具 第四百三十七章 股灾

2020-01-16 23:1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国玩具 第四百三十七章 股灾

时间差不多了,资金已经全部到位。方剑阁坐在电脑前,专注的进行了一番操作之后,慎重的向胡文海点了点头。

赵锡成别墅的餐厅里,四五台计算机被杂乱的安置在长长的餐桌上。各种各样的线缆汇集在一起,仿佛一条抽象的信息河流,汇聚到全美络的海洋之中。

9600bps的调制解调器,能够为这些计算机与美国股票交易市场的自动交易系统,提供大概1k/s的速。

这对于股票交易来说,实际上已经是完全足够使用的带宽了。

当然,这是在正常情况下来说。如果交易信息的处理量超过了股市服务器的处理能力,结果肯定就是交易系统崩溃,不知道多少人要泪流满面的天台见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在美国股市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股票的自动交易系统从问世的那一天起,目前几乎是受到了所有人的好评。

而从1982年美国股市推出了股指期货交易之后,伴随着全美经济繁荣的现状,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根据众多财经杂志的调查,1987年美国国内进行股票投资的人数,至少是总人口的20。如果将这个数字换算成美国的家庭,很可能全美所有家庭都在美国股市中进行了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美国股市目前正处于一个相当繁荣的阶段。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胡文海却放言要在美国股市上搞搞事。可想而知,绝大多数人会如何看他。

而实际上,胡文海也确实对金融方面的知识并不太了解。对他来说,有些印象的金融事件,大概也就是八十年代的广场协议石油暴跌导致苏联解体,波斯湾战争导致的石油危机,九十年代的东南亚金融危机,新世纪的次贷危机,国际上的金融大事这些差不多就是他知道的全部内容了――哦,当然还有一个广为知名的事件,黑色星期一。

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从美国爆发的股灾几乎是瞬间便席卷了整个西方世界。

一方面是黑色星期一实在如雷贯耳,另一方面则是历史上几乎唯一一次,创造了股票自动交易系统因为数据处理量太大而被迫死机的奇迹。

也正是因此,让胡文海牢牢的记住了这个日子,以及黑色星期一所代表的含义。

作为重生人士,胡文海虽然并没有将精力放在金融业上,甚至是在心底对过分泛滥的金融扩张有所抵触。但这种天上掉钱的事情,却没必要就非得因为一点精神洁癖,或者是因为这样写的重生故事太多了,所以就非要逆反着来,偏偏去放过这样明显的机会。

对于胡文海来说,还是那句话。重生者的事业如果局限于金钱,实在是很没追求的一件事。有着二三十年的信息差距,发财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不论需要多少钱,在这个世界上可谓伏拾皆是。

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只投资了微软或者苹果谷歌,那说不定要被人分分钟从董事会里踢出来,将手里那点股份稀释的连股东都算不上。但如果一个人接连投资了微软苹果谷歌非死不可亚马逊美国和雅虎阿里巴巴cbs

别怀疑,这家公司的名字一准是红杉资本。红杉资本在投资之后如果对一家公司毫不干涉,或者换个词叫不闻不问,经营者心里才要七上八下了。从来只有红杉资本踢创始者出局,稀释别人股份的时候,哪家公司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红杉资本的股份下手?

红杉资本为什么这么特殊?因为红杉资本早就已经在资本市场上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事实早就已经证明,钱,不是万能的。资本并不单纯是绿钞票和白银子,很多东西有钱都未必能买的到。相对于他要实现的目标,别说一百亿一千亿美元,就是一万亿美元的外汇在手,未来的中国不也一样是有那么多的资源和技术无法用钱买到吗?

即使是休斯公司这点小事情,金钱能够达到的作用也是相当有限。

只有当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无数次证明自己的价值和能力,在别人眼中这才是真正的资本。

好了,我们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如说让我们先赚它一个亿好了。

胡文海拍着手,目视着手下之前用来查账的小组成员们各自进入自己的座位,仿佛舰长驾临舰桥。

登陆伦敦股市,从西门子和奔驰罗罗公司拆借的资金都到位了吗?胡文海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此时别墅外面不过刚刚天光放亮。

陈发今天将头发绑成了一个束马尾,穿着一身利落的运动休闲装,坐在电脑前迅速的进行着操作。

美国东部时间早上五点,此时正是东一区的上午十点,伦敦证券交易所进入了电子交易时间。

很快,电脑的交易信号跨越了大西洋连通了纽约与伦敦。坐在纽约别墅的饭厅里,就能操纵大洋彼岸的上亿美元巨额资金。

陈发的声音清脆而干练,宛若山谷中的百灵鸟一般:伦敦证交所的交易账户显示已经到账,可操作资金九亿美元。

慢慢来,我们有五个小时收集筹码,足够用了。现在,分配资金,少量多次卖空伦敦金融时报100指数。

,交易额多少?陈发目光从一众操盘手脸上收回,主动向胡文海问道。

胡文海用力的按下录音机的播放键:全部,我们能动员的全部资金!

贝多芬的命运,于焉响起。

所谓黑色星期一,实际上并不是从1987年10月19日开始的股市暴跌。早在16日周五的最后一个小时,市场就已经有了足够准确的预兆。

比如说道琼斯指数,在最后一个小时里便暴跌了91点――相当于道琼斯指数1987年最高点的5。

就像是一部攀登到最高点的过山车,开始体会到了一丁点的地心引力。

一些嗅觉敏锐的人,已经在抓紧安全栓,准备迎接惊心动魄的惯性落体过程。而有些人,则以为这不过是再攀高峰之前的技术调整。

全世界所有的股民都清楚一句话,那就是当清洁工也开始买股票,就到了离场的时候。

实际上到1987年,美国股市的繁荣确实已经吸引了所有能够投入的资金。不光是清洁工,即使是街上的流浪汉都把自己仅有的一点财富投入到了股市。

事后美国经济界不断分析查找,对黑色星期一的成因感到非常奇怪。因为在19日之前,没有任何对股市不利的或者消息,美国实体经济甚至也运转的还算不错。但偏偏就是这么一个毫无道理的日子,美国股市莫名其妙的迎来了历史上又一次黑暗的日子。

经济学家们用了各种各样的理论去解释这次股灾,像什么羊群心理市场失败经济失衡

其实换成三十年后找来一个普通的中国老股民,点上一根烟,把黑色星期一的这个案例一提,大多都能收到一个对这些经济学家嗤之以鼻的答案。

不就是大户割韭菜吗?

黑色星期一的成因,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因为泡沫已经吹到了最大,再也撑不下去了。过了那个谁也不知道的临界点,华丽的肥皂泡,表面张力再也无法对抗地心引力。然后,悄无声息的就那么破裂了。

虽然所有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在这场赌局里,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能成为最后跳出来的那个人。

用东北话来说,这叫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真要想在股市做到常胜不败,唯一的秘诀就是――永不下场。

对于胡文海来说,他绝不会认为自己的水性有多么好。太复杂的操作方式,虽然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收益,但也有可能让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他选择了最为保险的方式――对股市指数进行操作。

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股灾,是从纽约股市的崩溃开始。美国股市是全球最晚开始交易的重要股市,所以当它开始下跌的时候,能够给胡文海留出足够的操作空间。

东京日经225,香江恒生,伦敦金融时报指数,胡文海在世界范围内筹集了自己能够动员的全部资本。

他在日本不仅将外汇盘全部脱手,更是从索尼与三菱手中抵押拆解了至少五亿美元的资金。

香江的情况要好的多,有中银从中操作,新科集团用人民币抵押在香江同样拆借出了一笔非常可观的资金。

在伦敦,则是发动了几个合作企业的关系,利用新科手中igct技术在欧洲以外的技术授权做抵押,拿到了三亿美元的本金,然后通过金融杠杆放大了三倍操作。

美国的资金最为充足,胡文海打算通过金融杠杆的放大,在道琼斯指数期货上投入至少二十亿美元的资本。

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表面上是清账小组的这些人,实际上却是国内凤毛麟角有国外股市操作经验的操盘手。

他们的任务,是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二十亿美元花光。美国的布局结束之后,便可以不再有所顾及,放开了手脚在全球其他股票市场进行卖空操作。

原因很简单,全球一体化的体系下,只要美国道琼斯发生雪崩,其他股市根本毫无抵抗能力,必然会发生连锁反应。哪怕其他股市受到阻击,也改变不了股灾必然发生的大势。

这是一场全球布局的四十亿美元的豪赌。

不过胡文海稳操胜券,黑色星期一的爆发有其必然性。正因为它的突然,所以它才必然。

1987年股灾的发生,几乎全世界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措手不及。在完全没有崩盘表征的日子里突然爆发了股灾,没有那么一个掌握在某个人手中的按钮,当他按下去的时候股灾才会发生。

正因为没有这样一个按钮,这场股灾必然无法避免。没人能按下这个按钮,也就没有人能不按下这个按钮。

外面看似一场惊心动魄的股灾,但实际上胡文海的内心却反而无波甚笑。

只是一个简单的电脑操作过程而已,就像看过了《钢铁苍穹》的预告片,坐在电影院里发现原来看过预告片就相当于看过了整部电影

啊,无聊的让人忍不住打瞌睡。

看着餐桌前霹雳啪啦敲打着键盘的操盘手们,胡文海感觉自己的眼皮是越来越重了。

醒醒吧!

啊?!

山诺摇醒了正睡的瓷实的张绍忠,迎头扔给他一块手巾:擦擦嘴角的口水吧,张局座!

哎?叫我干嘛?有事儿?张绍忠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迷蒙:伊拉克不是接受联合国的和平决议,已经单方面停火了?

他抓起手巾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精神:要我说你也别忙了,没多久咱们差不多就要回国,这次的项目八成是做不成了,山团长你还到处跑什么。

有事儿。

山诺像是没听到张绍忠的抱怨,从压箱底里翻出了自己的礼服军装。

他的八五式军礼服穿的次数不多,叠的整整齐齐。如今拿出来,就跟新的没有什么区别。

哟,穿的这么洋气,你这是有什么好事啊?张绍忠上下打量着正在换衣服的山诺,笑道:我说山团长,你可留神,别在国外犯了错误。

犯什么错误啊,是真有事!山诺沉声道:我有消息,科威特王室要举行一次酒会,到时候萨巴赫四世也会出席。我琢磨着,确实像你说的,伊拉克都已经单方面怂了,咱们这个项目八成是要进行不下去了。能不能进行下去我不管,但要我就这么等着回家的命令,我可不甘心!我说张局,难道你就甘心这么灰溜溜的回国去?

张绍忠目瞪口呆的看着山诺,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混进酒会,亲自去见萨巴赫四世?这,没有使馆方面的配合,是要犯纪律的啊!

我知道犯纪律。山诺闷头整理着衣服,对照着镜子,一丝不苟的抹平最细微的一点褶皱:但这个项目对国内来说意味着什么,张局你应该也清楚吧?现在既然上面还没把咱们召回去,那就说明我们还在执行任务。对任何任务,我山诺都从来不轻易接受失败!我就问张局你一句,跟不跟我去?

嘿,山团长你就别激将我了。张绍忠找到搪瓷水盆擦了把脸,笑道:你都不怕这个风险,我一个文职还怕什么?不过,科威特的皇家酒会,这可不容易拿到请帖,你想怎么进去?不会真的要混进去吧?

当然不。山诺从兜里掏出一张绿色的硬卡纸,笑道:伊拉克使馆的请柬,不记名,可以带两个人进去。

嚯,这东西放到市面上,少说能卖两万美金,你怎么搞到的?张绍忠瞪大了眼睛。

山诺眨了眨眼睛,神秘的说道:我和伊拉克使馆的武官做了笔交易,用一个在伊拉克打不花钱的方法,换了他这张请帖。

有这种方法?张绍忠眼睛一转,吓了一跳:你们当初从伊拉克的工程里留了后门!

我说张局你不会不知道吧?山诺状若无事道:伊拉克现在通信体系都是我们团一砖一瓦建起来的,采购的设备更是门清。纵横制w1315交换机,挂机叉簧拨号的bug难道你不知道?

呃,我擦,你就用这个bug换了这张请柬?国内是个修理工都知道啊!

张绍忠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摇了摇头,国内目前纵横制交换机的市场占有率还相当高,在通信行业里早就把邮电系统生产的几种纵横交换机的技术给摸透了。

利用座机的挂机叉簧挂断产生的脉冲信号拨号,这是模拟交换机能够识别的一种拨号方式,当然绝大多数时候没人会这么无聊的用挂机叉簧做这个功能。w1315交换机的问题是,当采用这种方式拨号的时候,交换机是无法计算话费的。

这点小技巧,算的上是行业内秘而不宣的一点小秘密了。基本上到了九十年代,中国国内这个漏洞就不好用了,因为w1315交换机到了那个时候,就已经全部退出服务了。

邮电部早就开始推广程控交换机技术,可也不能眼看着积压的这部分纵横制交换机烂在手里。于是前两年便用几乎是卖废品的价格,把手里的纵横制交换机都处理给了伊拉克人。

伊拉克人少少,相对于昂贵的程控交换机,便宜的纵横制交换机更受伊他们的欢迎。

伊拉克使馆的武官也不可能真把请柬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交换给中方军人还算可以接受。拿了这个小技巧,他回国之后说不定还能多卖几个人。

通信设备操之人手,可见危害会有多大。

山诺换好了军装,转身看向张绍忠有些担心的说道:张局,我可不懂语。如果真能见到萨巴赫四世,到时候可全靠你了。

你放心吧,翻译这点工作我还是做得好的。

夜幕降临,科威特这座漂浮在黑色石油海洋上的沙漠城市,才刚刚苏醒。

白天炎热的天气里,真正的权势人物是不会出来活动的。只有在夜晚的保护下,科威特人――以及几倍于科威特人的外国人,才会真正开始他们的工作和享受生活。

科威特的外籍人口,几乎是科威特人口的15倍。印度人埃及和孟加拉人,服务着科威特人的精英阶层。而在精英阶层周围能够与他们交往和对话的,则绝大多数都是欧美的白人。

这座石油之城,甚至连水都是从外国进口。他们唯一能够生产的只有黑色的石油,夜色中富饶而美丽的科威特城,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喷泉水池和绿地景观,谁能想到每天科威特城消耗的天文数字般的水源,都是从千里之外运送而来的呢?

不管怎么说,对于山诺和张绍忠两个人,确实是被这样的奢华所震撼了。

夜幕下的天空似乎都被这座城市的灯光所照亮了,当出租车将他们送到酒会举办地的门卫,宫殿造型的高大建筑,被灯光渲染的如同天上神邸的住所。

你们的请柬,先生。

在张绍忠将手上的请柬让门口的服务生检查过之后,他们被允许进入了这座宫殿。廊柱高耸,让人一眼望不到顶端,地上的大理石砖组成了繁复而充满了美感的图案。每当微风吹过,园林中的植物便响起阵阵轻柔的沙沙声音。

这科威特人可真会享受啊,就这么一块什么都不长的地方,竟然能建起这么一座城来。山诺有些感慨的摇头叹气:真是不说一声佩服不行啊!

走你的吧,别到处乱说话,谁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懂中文的。张绍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说起来他也是第一次来这种高档的地方。

经过一段走廊,山诺两人跟在前面的孟加拉人服务生后面,渐渐能听到酒会的音乐和此起彼伏的人声。当然,肯定还少不了喷泉喷水哗哗流淌的声音。

转过弯来,灯光明媚,人群如织。白色的长袍与西装和女士们华丽的晚礼服,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打扮的像电影里走出来的一般。

我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张绍忠有些紧张的问山诺。

我怎么知道,我一个大头兵,哪见过这阵势。山诺抿了抿嘴,硬着头皮说道: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随机应变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功夫,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白人,带着有些审视的目光就已经走了过来。

中国人?来人上下打量着山诺身上的军装,皱眉道:中**人?

上海远大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四川省生殖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安阳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贵阳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石家庄白癜风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