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1月份CPI增幅破7创新高无悬念

2019-10-08 01:3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月份CPI增幅破7%创新高无悬念

日前刚从山东老家返校的大三学生小杨发现,中国人民大学食堂现在的饭菜比春节前上涨了不少;而刚大学毕业工作了半年的小凡也发现,眼下北京不少菜场里的蔬菜价格还在节节攀高,生活的压力未减反增。 显而易见的是,各类物价延续年前不断飙扬的态势,不仅对各阶层民众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极为显性的冲击,对于不少国内企业而言,其对于今年营收状况的预期也同样被大打折扣。 根据国家统计局昨日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1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了6.1%,创近3年来的增幅新高。而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日程安排,今天消费价格(CPI)月度报告也将揭开面纱。 昨日接受本报采访的诸位专家结合业已公开的各组数据纷纷预测:今年国内物价极有可能继续维持高空摆舞的架势。 雪灾推高物价 元月CPI同比增7.1% 对比历史数据不难发现,2007年全年的PPI较之2006年同期增长了3.1%,增速快于2006年全年的3.0%。银河证券高级经济学家苑德军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分析说,PPI作为CPI的先导数据——在我国现行CPI构成下——其走高之势必然将后者推至新的高位。事实上,从近日国内外各大知名财经报章所载报道来看,外界对于我国1月份CPI增幅冲破7.0%的预期可谓极其强烈。中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陈济军昨日也预计,1月份CPI涨幅将达到7.5%,刷新去年11月份6.9%的涨幅纪录。 “食用油、猪肉价格恢复到灾前水平可能需要较长时间,不利影响至少将延续到上半年。”法国巴黎百富勤公司发布的最新一期研究报告十分悲观,他们预计今年1月份我国CPI涨幅可能会达到8%,今年第一季度则会超过6%。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15日发布的最新一期研究报告也预计:1月份国内CPI上涨幅度将可能创本轮物价上涨新高,同比增长会达到7.5%左右。 值得提及的是,本报昨日从知情人士处证实,正是在此番PPI飙扬的推力下,1月份的CPI已经冲破2007年11月份和12月份分别创下的6.9%和6.5%的纪录,一举跃上了7.1%的新高位。 与苑德军的观点相近,中央财经大学的郭田勇教授昨日受访时也分析认为,将1月份CPI推至“7.0区间”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春节前后发生在南方的雪灾以及春节本身。他说,“每年春节期间,由于各地消费旺盛,总会拉高相应月份的物价。而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的雪灾使得大量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物资供不应求,加剧了物价上涨的压力。” CPI步入7.0 或促出口增速放缓 那么,在1月份CPI增幅站上7.1%高位后,未来它将在此位置继续震荡,还是会在较短时间内掉头直下呢? 郭田勇认为,虽然眼下南方的雪灾在各方的通力配合下已经呈现明显的好转态势,但是在今后较长的几个月里,被其推高的物价还难以回归到“合理”的区间。他告诉,受此灾情影响,无论是南方的油菜种植、还是农村养殖业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根本性恢复,这对于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食用油价、肉禽蛋类及粮食类价格而言,都非利好。 苑德军进而分析,在我国外向输入、成本推动、结构失衡等经济形态纠合的现实状况下,物价在被雪灾和春节因素推高后,难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回到此间本来就相当严峻的区间。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袁钢明也指出,结合上周公布的1月信贷和进出口数据来看,1月份PPI和CPI纷纷冲破历史高位并无悬念,而且从年后较长一段时期看,物价高位盘旋的压力十分巨大。他认为,一方面,官方过去所追寻的“高增长、低通胀”的发展目标可能面临现实的严峻挑战;另一方面,受近期全球需求走软因素的影响,不少国内企业尤其是出口型企业势必面临更高难度的阻力。 与之相关的是,昨日接受道琼斯通讯社调查的8名经济学家预计,极端天气状况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我国1月份出口增长放缓。接受调查的经济学家们还预计,1月份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18.5%,大大低于2007年12月21.7%的增幅及2007年1月33%的增幅;预计1月份进口较上年同期增长20.9%,低于2007年12月25.7%的增幅以及2007年1月27.5%的增幅。此外,这个调查显示,经济学家们预计我国1月份贸易顺差收窄至172亿美元,低于2007年12月的226.9亿美元,但高于上年同期的158.8亿美元。 “货币信贷该不该从紧” 备受争议 “通货膨胀率上升与出口增长趋缓并存使政府面临棘手问题。政府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以遏制物价攀升,但该政策也造成出口企业可获贷款减少,这类企业正受美国进口需求下降拖累。” 对于专业人士的上述评议,国务院应急指挥中心和国家发改委发言人李朴民周五明确回应说,虽然雨雪灾害对我国特别是南方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但我国的宏观调控政策不会发生变化,以“双防”为重点的宏观调控政策取向不会改变。 受访的复旦大学金融与资本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谢百指出,受之于美次贷危机和罕见雪灾双重冲击的影响,一方面今年国内经济增速可能由此放缓,另一面通胀压力却极可能再攀新高。“减息?通胀压力太大。加息?不利经济高速发展。”在他看来,面对已经“极度膨胀”的CPI和亟待继续重建的灾后形势,眼下钱袋子是该收紧还是放松,对于宏观调控层面而言,的确是进退维谷。 令外界瞩目的是,就在上周四,央行发布数据称,今年1月份新增贷款一举突破8000亿元,创下有统计显示以来的月度新增贷款最高纪录。M2也在去年12月份短暂回落后,冲至18.94%的高点,刷新自2006年5月份以来近19个月的纪录。 身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的郭田勇分析称,就算加上季节性的因素以及2007年挤压的项目上马,原本普遍预计1月份增量最多也不过4000亿元,现在贷款增加8000多亿元,着实出乎预料。 “央行不断收束流动性,而实际贷款量猛增,说明中央和地方银行的博弈愈发激烈。”郭田勇还认为,未来央行仅仅靠间接性手段来回收流动性已经远远不够,为了确实有效地遏制商业银行的贷款增速,央行应该按照季、月,不断地加大窗口指导,这样才可以真正落实从紧的货币政策。 而不同的观点来自袁钢明。袁在受访时一直认为“近五年来的货币政策松紧尺度都是适当的。”他说,即便是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内物价还是高位运行,货币政策也不能贸然从紧,“否则,不利于雪灾之后的粮食、蔬菜、肉禽蛋,以及交通、能源等方面的恢复性运行”。 c

齐有波)

微信怎么卖水果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免费微店
分享到: